文莱在世界地图的哪个位置(文莱历史与现状)

推荐2个月前发布 hqbxz
49 0

在南海周边,有这样一个国家:它国土面积不大,人口不多,在国际事务中很少有存在感,但却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储备,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一度位居亚洲前列。这个国家就是文莱。

文莱,全称文莱达鲁萨兰国,位于东南亚婆罗洲北岸、加里曼丹岛西北部,是一个君主专制的国家。2020年,文莱约有人口44万,其中马来人占比最多约为66%。

在经济领域,石油与天然气的生产与出口是文莱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产业,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60%。凭借着人少资源多的优势,2014年,文莱的人均GDP位列亚洲第五,这让世界不少国家和经济学者都感到惊讶。

但近年来,受新能源发展、全球产业结构变局和调整、文莱国内政治变化、新冠疫情等因素的影响,文莱的发展逐渐陷入某种困境,未来路在何方?

一、文莱历史与现状

文莱虽然在当前的国际社会中并不是那么出名,但实际上早在公元8世纪就已经有人定居在这里。

文莱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受到中国的影响,从南北朝时期的梁朝起,就有文莱人远渡重洋访问中国。

在隋朝、唐朝、宋朝、元代,文莱更是派出多批访华使团,有时甚至是由国王亲自带队前来。在这样的政治关系下,文莱的文化也长期受到中国的影响。

但随着14世纪中叶伊斯兰教的传入,文莱伊斯兰教君主国逐渐摆脱爪哇的控制,在14世纪至16世纪一度强盛,其国土一度涵盖了菲律宾南部以及砂拉越和沙巴。

然而从16世纪中叶开始,这片土地就开始遭受西方国家的占领与殖民。最早入侵文莱的是在大航海时代发迹的资本主义国家,包括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等国,其中尤以1578年西班牙人远征婆罗洲给文莱造成的打击最大。

18世纪70年代,英国的扩张和入侵不断增强,并最终于1888年9月17日签订《英国文莱条约》,规定英国握有文莱王位继承决定权和外交权,未经英国同意,文莱不得将国土割让给他国。

这标志着英国对文莱殖民统治的开始。

在这一时期,英国殖民者大肆掠夺文莱各类经济及自然资源,占用土地种植橡胶,控制林木资源开发。这些都使得文莱的民族经济受到极大摧残。

但在20世纪20年代,随着诗里亚地区大量石油的发现和开采,文莱逐渐形成了扎实的财政基础。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取代英国对文莱进行殖民统治。在日占期间,文莱各项事业,尤其是石油业,遭到严重破坏。

二战结束后,本以为取得了胜利就可以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但英国统治者卷土重来,将文莱置于自身的军事管制之下。

随后,文莱开始了长达近40年之久的追求独立之路。20世纪50年代后半期,文莱出现了第一批政党。

在国内民族民主运动和国际独立自主运动的压力下,英国被迫同意于1959年颁布宪法,实行部分内部自治和行政改革,建立地方议会和立法会议,将除国防、治安和外交之外的其他事务交由文莱苏丹政府管理。

在经历了多次谈判后,文莱于1984年1月1日,宣布已成为一个完全独立国家。

独立后,文莱苏丹政府大力推行“马来化、伊斯兰化和君主制”政策,目的在于巩固王室统治,在经济领域重点扶持马来族等土著人发展,并且在进行现代化建设的同时严格维护伊斯兰教义。

这为日后文莱政治、经济发展遭遇瓶颈埋下隐患。从政体来看,文莱在独立之日就正式宣布“马来伊斯兰君主制”为国家纲领,其内涵包括:维护马来语言、文化和风俗主体地位,在全国推行伊斯兰法律和价值观,伊斯兰教为文莱国教,反对政教分离,王室地位至高无上。

从宪法来看,文莱于1956年9月29日颁布第一部宪法,宪法规定,苏丹为国家元首和宗教领袖,拥有立法、行政和司法等全部国家权力,并设宗教、枢密、内阁、立法和世袭这5个委员会协助苏丹理政。

从这些方面不难看出,文莱苏丹及王室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这样的政治架构在经济发展时可以平稳运行,但也很容易成为经济改革的绊脚石。

二、石油经济与奢靡王室

文莱国土面积并不大,受技术、气候环境、人口等因素的影响,其农业基础较为薄弱。

此外,文莱有162公里海岸线,有着丰富的渔业资源和条件,但受到领海纠纷、捕捞技术限制,其渔业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不足1%,更有甚者国内渔业市场需求还需要从国外进口。

但文莱所处的地理位置孕育了丰富了石油和天然气资源,这给文莱带来了无尽的财富。

根据2019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文莱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均位列东南亚第五。

到2019年底,文莱已探明石油储量为11亿桶,天然气储量为3000亿立方米。尽管只占全球总量的0.1%,但对于这样一个不足50万人口的小国来说已经十分受用了。

并且文莱政府一方面积极勘探新油气区,另一方面对油气开采奉行节制政策,在勘探与开采之间实现较好的平衡。

据文莱官方统计,2019年文莱石油日产量约12.1万桶,天然气日产量约3600万立方米。

作为大宗出口产品,文莱的石油和天然气主要出口对象为日本、韩国、印度。但这样单一的经济产业结构也给文莱带来巨大的隐患。例如面临国际油价波动时,文莱的经济极易受到影响。

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暴跌并且持续低迷,全球各大原油产能大国都受到负面影响,文莱更没有例外。这次危机对文莱经济造成巨大冲击,其对外贸易大幅缩水,导致财政收入锐减,国家赤字严重。

除了会受到国际原油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新能源的开发与利用也会带来严重影响,尤其是清洁能源汽车的问世和发展。

经济具有天然脆弱性给文莱埋下隐患,王室的奢靡进一步扩大了这种隐患。在1993年以前,文莱王朝是亚洲王朝中除日本菊花王朝外国祚最长的现存王朝。

直到1993年柬埔寨王朝复辟,现存第二长的亚洲王朝才被有七百多年历史的柬埔寨王朝代替。

现任文莱苏丹是第29世哈吉·哈桑纳尔·博尔基亚,从1363年开始传到现在已经有六百余年,并且文莱王朝君主制直到现在还没有结束的迹象,王室的地位和世袭更是被写进了文莱宪法当中。

文莱大部分油气资源都掌握在王室手中,据公开资料显示,文莱王室资产超过700亿美元。

在掌握丰富油气资源的基础之上,文莱王室过起了很是奢靡的生活。2015年4月,文莱阿都马力王子大婚,他是文莱苏丹的小儿子、下一任苏丹的第二顺位继承人选。这场盛大的婚礼吸引了全球的目光。

婚礼在努鲁伊曼皇宫进行,这是世界上现在仍在使用的最大、最现代化的皇宫,这座王宫总共拥有超过1700间房间、5个巨大游泳池、257间卫生间和110个车库,整体装潢设计极尽奢华。

这只是这场“高昂”婚礼的一小部分。根据可查的消息,这场婚礼各项花费开支总额超过2亿美金。

不仅在婚礼这样的特殊场合奢华,文莱王室在日常生活中也毫不节制,各个品牌的豪车、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豪宅等只有外界无法想到的、没有做不到的。

一边是无节制的奢靡铺张,一边是日益受限的经济发展状况,文莱的出路在何方?

三、文莱的未来出路

文莱在近年来也逐渐意识到自身经济结构的缺陷和不足,制定了一系列发展政策和计划,试图进行调整。

在扩宽产业领域方面,文莱将旅游业作为大力发展的优先领域之一。文莱有着天然的海滨优势,具备丰富的海洋旅游资源。为吸引国际游客前往文莱旅游度假,文莱推出了一系列优惠政策。

在新冠疫情之前,2019年文莱国际旅客数量达33.32万人次,比上年增长19.81%。其中,马来西亚、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新加坡为前五大游客来源国,中国游客占总游客数量的16.9%,且在休闲度假类别中占36%,位居第一。

除了在旅游业上下功夫,文莱政府还大力发展伊斯兰金融及清真产业、物流与通讯产业等,加大对农、林、渔业以及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推动经济向多元化方向发展,摆脱对自然资源经济的依赖。

面对农业基础薄弱的现状,文莱提出稻米自给自足的战略目标,并邀请来自中国、菲律宾、新加坡、韩国、泰国等国企业不同程度参与文莱水稻种植项目试验,与多方展开合作。

在吸引外来投资方面,文莱政府进行了一系列改革,设立一站式服务平台,优化缩减行政审批流程,设立外国直接投资行动与支持中心(FAST Center),为外国投资者提供更全面、快速的服务。

自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国际经济大环境的变化与波动给文莱这样的小国造成巨大影响,例如国际旅游的中断造成旅游业停滞,油价暴跌造成财政收入与上一年同期相比下跌了57.7%,国外直接投资也因为疫情而延期,这些对文莱都是不小的打击。

面对这种情况,文莱政府试图通过发展数字经济的道路来实现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发展。文莱交通运输和信息通信部于2020年4月发布《数字经济总体规划框架》,将发展数字经济作为一项战略计划。

疫情期间,文莱各电子商务平台上有近 200 家注册供应商,既促进了企业的发展,也提供了一批就业岗位,涉及的领域除了食品和饮料外,还包括零售、时尚等。

总的来说,文莱在疫情前就已认识到自身经济的不足并着手推动相关的改革与发展,新冠疫情进一步加深了他们对产业结构的认识,对未来道路的探索也更加积极与深入。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