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STUFF...

为什么历史书上不提黄桥事变(黄桥战役真相揭秘)

推荐1个月前发布 hqbxz
69 0

黄桥战役真相:粟裕抗日有功,却遭5倍兵力围攻,反杀后群众叫好

不知从何时起,网络上掀起了一场为国民党反动派翻案的歪风。这些人靠着一知半解的历史资料和主观臆断,哄骗了不少不明真相的群众,以至于很多人说起新四军抗日,能想到的只有”黄桥战役”这一件事。

今天,历史知事就来好好廓清一下黄桥战役的真相,揭开国民党反动派的真面目。

黄桥战役,也叫黄桥兵变,是江苏省政府主席、鲁苏战区副总司令韩德勤集中3万兵力围攻新四军江北根据地黄桥的一场战役。最终,韩德勤被歼灭了1.1万人,新四军取得大获全胜。这一战为开端,粟裕的军事才能开始崭露头角,为后来他成为我国大兵团作战专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很多无良公知和无知群众眼里,黄桥战役的”真相”是这样的:陈毅粟裕带兵打了韩德勤,国民党恼羞成怒才集中力量灭了新四军军部,造成了皖南事变。

事情真的如此吗?真的是黄桥兵变造成皖南事变吗?

先别急,让我从新四军的成立开始说起。

新四军是原来的南方八省游击队,这些游击队在红军主力长征走后,长达三年时间里都处在绝境之中,很多人与国民党军队结下了不死不休的深仇大恨。1938年,新四军建立,这些游击队放下阶级仇恨,与国民党握手言和,共同一致对外打击日寇。可是,国民党明里一套暗里一套,表面上合作,背地里却一直想着如何剿灭这支军队。

相对八路军而言,新四军的生存境地明显更难一些。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当局,认为南方八省是他们的地盘,红军不能染指,成立新四军,就是要将他们聚而歼之。但是抗战初期,国民党军队也不敢做的太过分,毕竟,找不到借口,很容易招致国内舆论和国际社会的一致谴责。

但是,在暗地里的角落里,国民党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这里简单举两个例子,一个是竹沟惨案,一个是虹桥机场案件。

先说竹沟惨案,也叫确山惨案。确山县竹沟是新四军第八团的驻地。当时第四支队司令员高敬亭被错杀,第八团工作千头万绪,刘少奇作为中原局书记,要求新四军以竹沟为依据,向东发展根据地。可是,国民党第五战区竟密令河南第八区行政专员:”将中原局组织部长兼豫鄂边区党委书记朱理治拿获法办。”

于是,当年11月1日,信阳国军100多人打入竹沟附近,杀害我地方工作人员6人。11月11日,国民党军队2000多人31集团军少将参谋、确山人耿明轩任指挥,武装进攻竹沟。我军经过两天一夜的防御战,一天的追击战和阻击战,粉碎了敌人的阴谋,但是战斗中,留守处参谋穆学礼等以下20余人英勇牺牲,20余人负伤,医院中的疗养员、中原局印刷厂副科长张潮音以下20余人惨遭杀害。后勤机关医务人员、掉队人员30余人被俘虏。竹沟地区我许多抗日的进步群众被杀害,上百人被绑架;群众的财产被搜掠,青壮年被逮捕。

虹桥机场案件,发生在1939年春,当时新四军第一支队执行东进计划,派出第六团团长叶飞向东挺近,建立了江南抗日义勇军,简称”江抗”。叶飞带领江抗袭击日军虹桥机场,歼灭日军20多人,烧毁车站,炸毁铁路,烧毁敌机4架。但是,任谁也想不到,就在叶飞带兵袭击日军虹桥机场的时候,国民党领导的”忠义救国军”竟然袭击叶飞江抗后方,造成了很大损失。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新四军的抗战和发展,危及到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国民党当局一面密令国民党第三十二集团军和”忠义救国军”对”江抗”进行”剿办”,企图在东路地区孤立并消灭”江抗”部队。为顾全大局,”江抗”已决定在1939年10月西移,转而挺进苏北。可是,在西移就要开始的1939年9月21日,”江抗”主力在江阴县顾山南麓遭遇到了”忠义救国军”第五、第六支队和第十支队部队的疯狂围剿袭击。

忠义救国军就是特务头子戴笠和黑社会头子杜月笙建立起的一支”抗日武装”。忠义救国军和江抗的斗争,在著名现代戏《沙家浜》里面有比较形象的叙述。

在国民党看来,新四军越过规定防区去打击日寇,是违法行为要被严惩的。可是,国民党第三战区给新四军江南部队划定的战区,只有长江边上窄窄的一条,一旦日军围剿或者国民党军队突袭,根本无法抵抗。

为了改变江南抗日的危险情况,新四军决定”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开辟江北抗日根据地。

恰好此时,韩德勤集中7个旅攻击新四军第五支队司令部所在地半塔集。新四军第五支队,就是由前文所述的第八团扩编而来,信阳的根据地被端了,如今在皖西的根据地也要不保,这可不行,只能发起自卫反击战。

叶飞秘密渡江,帮助半塔集解了围。可是,叶飞原来的驻地吴家桥却被日伪军给占了去。叶飞所部到哪里去呢?叶飞找到了李明扬和李长江,像他们接一个村子当做驻地。这个村子就是”郭村”。当时的情况是,叶飞部队掌握渡江秘密通道,有自己的运输线,曾经帮李明扬李长江运输物资,如今”借荆州”也是友好合作的题中之义。

但是,韩德勤看不得新四军在苏北有抗日根据地,就强令李明扬李长江攻击叶飞。叶飞所部在郭村展开保卫战,粟裕带兵赶到,解了围,还追击李明阳李长江一直到泰州城下。

为了与泰州二李重修旧好,陈毅粟裕主动释放了被俘人员、归还部分枪械,让出了郭村等地。

黄桥原来是地下党员陈玉生驻守的,但是国民党招安的土匪何克谦部,南通城被日军占了,就跑到黄桥祸害老百姓。当时老百姓们说”黄桥是人间的地狱,何克谦是杀人的魔王”。新四军一个攻击下来,何克谦就跑了,如今丢了军队何克谦跑到兴化也被韩德勤杀了。

经过黄桥争夺,陈泰运也见识到了新四军的厉害,也表示会在与韩德勤的斗争中保持中立。

从此,新四军以黄桥为据点,连续多次打击日寇,建立了比较稳固的抗日根据地。一开始,韩德勤还派人与新四军谈判,规定新四军驻黄桥、蒋垛、营溪不北上,韩驻海安、曲塘、姜堰不南下。但是,韩德勤很快食言自肥,趁着日军扫荡新四军之时南下发动进攻。即便如此,中央依然命令,顾全大局,向韩德勤让出部分地区。

为了进一步团结韩德勤,陈毅请了李明扬、韩国钧等辛亥元老、民主人士出面说和,但韩德勤得寸进尺,进攻我军后勤部门所在的古溪。新四军只能奋起反击,歼灭敌人2个团,但依然是俘虏全部释放。

韩德勤软硬不吃,妥协退让他打你,奋起反击他还打你。当韩德勤发现黄桥地区是新四军主力,就保安第九旅进驻姜堰,切断黄桥的粮道。保安第九旅的旅长是张少华,这个人两面三刀曾经投降日寇。如今新四军的粮食被抢,却被暗中输送到了日寇手里。

更重要的是,新四军释放了韩德勤的俘虏,韩德勤手下的张少华却杀害了新四军被俘战士。所以,新四军打张少华,攻占姜堰,一方面是自己脱困,另一方面也是响应抗日群众号召。

新四军拿下姜堰,再度联合江苏社会名流,要求停止摩擦。新四军、泰州二李、陈泰运都派了代表,握手言和,但韩德勤没来,还放话说,”想要和平,先还姜堰!”

陈毅当即表示,新四军只求抗日有地,所以姜堰可以让给国军。

于是,新四军退出姜堰,把整个粮食税收重地交给了国民党。当然,肯定不能交给韩德勤这个坏皮,而是交给了泰州二李和税警总团陈泰运。

新四军放弃姜堰,表达了自己无意于韩德勤一争高下的心情,在舆论上占据了制高点。于是,江苏民主人士纷纷向中央发电,谴责韩德勤破坏和平破坏抗日。

蒋介石,自然不肯放过新四军,严令韩德勤打到底。韩德勤有了蒋介石撑腰,自然胆子大了,于是打出了”把新四军赶下长江喂鱼”的口号,带领3万人围攻黄桥。

当时新四军在黄桥的部队只有7000人,其中作战部队仅有5000人、可是韩德勤手下名义上的总兵力却有16万人。如此悬殊的兵力条件下,新四军也实在没有挑衅韩德勤的实力和动机。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新四军坚守黄桥,一点问题都没有。那些谴责新四军黄桥战役大败国军的人,恐怕是心理阴暗到不想让新四军存在吧?

韩德勤的3万兵力,包含了主力第八十九军、独立第六旅等11个团1.5万余人,李明扬、陈泰运部1.2万余人为右路军,另外5个保安旅7000余人为左路军。所以,如果不算李明扬陈泰运所部,韩德勤的总兵力实际上是2万多。

黄桥战役的战役背景,很像楚汉之争中的”背水一战”。粟裕让少数兵力坚守黄桥,主力则是在野外截击韩德勤主力部队。最终,野战胜利,我军的塔也守住了。

理论上说,新四军取得黄桥战役的胜利,韩德勤主力被全歼,如果趁他病要他命,直接进攻兴化,韩德勤就要被赶出江苏省了。但是,为了抗日大局,新四军没有继续打韩德勤,而是召开和平大会,要求维持现状,保持和平。

但是,大家也知道,韩德勤和他背后的第三战区顾祝同、国民党军委会蒋介石一样,都是软硬不吃的人。你对他软,他会觉得你好欺负;你对他硬,他正好以”违抗军令”等借口集中大批军队前来围攻。

所以,黄桥决战这件事,从本质来说就是国民党反动派逼出来的。新四军在江南被国军挤兑的活不下去,到江北抗日也要被韩德勤打,世界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陈毅作为新四军的优秀领导人,一直在向江苏的父老乡亲解释,新四军只求抗日有地,抗日有份。但是,韩德勤、冷欣、李品仙为代表的国民党军官,就是不同意,就是要置新四军于死地,难道不奋起反抗,反而要坐以待毙吗?

黄桥战役中,老百姓都是坚决支持新四军打韩德勤的。战斗中非常凶险,但是黄桥镇当地百姓冒着敌人炮火给新四军送烧饼。新四军是为老百姓打仗,是人民子弟兵,自然战斗力比韩德勤这些老爷兵少爷兵们厉害得多。

大家不妨看看黄桥战役期间老百姓创作的《黄桥烧饼歌》来体会一下新四军在黄桥一带多么受欢迎:

黄桥烧饼圆又圆,圆圆烧饼慰劳忙。

烧饼要用热火烤,军队要把百姓帮。

同志们呀吃得饱,多打胜仗多缴枪。

所以,总的来说,不管有没有黄桥战役,蒋介石的国民党军队剿灭新四军的既定战略是不会改变的。有了黄桥兵变,只是产生了一个效果——新四军苏北指挥部建立起来,给新四军留了一个备份。如果没有黄桥兵变,皖南事变之后的新四军重建工作恐怕会很难很难。

我们今天的眼光去看江苏抗战的历史,就会发现,韩德勤为代表的国民党军队,在抗战中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甚至后期反作用更大。

江苏的三股国军势力,韩德勤一直在阻挠新四军发展和抗日,最后被新四军团灭;李明扬李长江所部,在日寇诱惑下分裂,李长江叛国投敌,李明扬黯然离场;陈泰运的税警总团,竟然在1944年抗日战争胜利的前夜投降日军,据传言说是收到了重庆密令,与日军合伙打压新四军。

黄桥战役后,陈毅粟裕所带领的新四军,在江北算是有了稳固的根据地,但是远远达不到消灭韩德勤成为江苏老大的层次,所以,陈毅再次要求和平,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

此时的国民党在做什么呢?蒋介石竟然继续向江苏增兵,把东北军第112师调到苏北来,打击新四军陈毅所部。

恰好此时,新四军在皖南事变中被全歼,国民党和蒋介石受到了国内舆论和国际盟友的一致谴责。112师进入江苏攻击新四军的计划,这才作罢。

这就是黄桥战役的真相。对黄桥战役,我只能说一句,也许是老天爷保佑新四军,保佑江苏人民,让粟裕在此抗战保住了新四军的血脉,让新四军能够发展壮大,扛起江苏抗战的大旗。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