膑刑是一种怎样的刑罚(膑刑即剔去膝盖骨的刑罚)

推荐2个月前发布 hqbxz
116 0

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存在着名目繁多的刑罚,在死刑执行的方式上,同样是花样百出,这些刑罚的叙述,或者使你掩面叹息,或者令你怒发冲冠,更多的是拍案而起,口诛笔伐!

‬膑刑一一一个兵法家的斑斑血泪

膑刑又名刖刑,可谓“历史悠久、渊源流长”,作为封建社会的渣滓,早就存在于远古的三代时期,商周时期的青铜鼎器等,都是以狰狞恐怖的图案或者造型。如著名的“饕餮食‬人‬卣‬”,‬一个‬面‬目‬狰‬狞‬的“饕‬餮‬”(‬一种‬猛‬兽‬)‬张‬开‬河‬马‬大‬口‬,‬一口‬咬‬住‬一颗‬软‬弱‬无‬力‬的人‬头‬,‬所‬咬‬之‬人‬,‬神‬情‬惊‬恐‬。‬

这是商代后期的作品,也是社会人吃人的生活反映,目的是为了震慑奴隶和处罚受刑之人。殷纣王就喜欢这一套,他可以说是酷刑的始祖,如他创造发明的“炮烙之刑”,九侯煮成肉汤、鄂侯晒成肉干,比干剖心。

“膑刑”是夏商时代的“五刑”之一,它和“刖刑”属于一个意思,就是古代“断足”的酷刑。有一点区别就是“膑刑”的狭义意思为“剔去膝盖骨”。这种刑罚的震摄力甚至波及到近现代,至今在边远地区,有人为了表面自己的“冤枉”不惜使用“断手断脚”的结果来睹咒发誓。

“膑刑”的典型案例就是古代大军事家孙武的后人孙膑,他和庞涓都是鬼谷子的学生,后为心胸狭窄的庞涓陷害,受到“膑刑”,就是把膝盖骨两端负责牵动膝盖骨的韧带割开,挖去膝盖骨,使其丧失站立能力。

孙膑的本名字历史没有记载,但是受了这个酷刑后,改为孙膑。

“膑刑”在周代改为“刖”音“越“(yue),就是断足。“膑”与“刖”基本意思相同,至今我们都无法把它们严格区分。反正就是一句话:把受刑人的腿或者脚施以这种刑罚,使人致残甚至丢命。

受到这个刑罚的另一个案例就是有功于国家的楚国人卞和,他在凤凰落脚的山路上拾到一块璞玉,无论卞和出于一种什么心态献给楚厉王,楚国都应该给予卞和奖励,楚厉王得到鉴定结果是一块假玉后,刚即位的楚武王熊通也持相同观点,就砍掉了卞和的右腿,楚文王继位后,头脑清醒,重新鉴定,结果是一块稀世珍宝,为了表彰鼓励,命名为“和氏壁”。

在远古时代的三苗始有惩虐刑之一的“膑”,尧舜时代比较文明,穿上草鞋代替刖脚,用黑布蒙住膝盖并在上面作一个记号代替膑刑,可以肯定,这个时候已经有了“刖和膑”的名称。

‬刖足之刑引伸的两个汉语成语典故

一,敲骨观髄

商纣王遗臭万年,缘于他受妲己迷惑,实施很多酷刑,其中就有敲断人的腿骨,通过观看骨髓的虚实判断人的年龄,这个故事在《封神演义》中有祥细叙述。

二,敲骨吸髓

这个形容词以前用于剝削盘算的句子描写中,现在已经作为饮食行为的一种名称。

北方叫做“羊蝎子”,南方叫做“大骨汤”,无论名称是什么,反正要吸食腔骨中的骨髓。

‬周代春秋时期的刖足之风盛行

由于文字的逐步繁荣多样,刖足的案例记载就屡见不鲜了。

这个时候的周室衰微,春秋时期的诸侯们是各自为政,这些大小国君对下属臣工或者普通老百姓,经常使用的刑罚就是断足。这种方式也写进法律条款中。

卫国这个巴掌大的国家规定:如果私自驾驶国君乘坐的专车外出,就要执行“刖足”之刑。不过也有个例逃过一劫的,卫君宠幸的大臣弥子瑕为了回家看望得急病的母亲,仓猝之下私自驾驶卫君的宝马轿车赶回家去。后来卫君问明事由,没有砍掉他的双腿,而是拍着双手称赞他的孝行。

这是特殊的个例,一般的人若犯下此类所谓的罪过,刖足是惩罚的首选。

‬齐国刖足成灾

齐景公(?一前490)时候,刑罚严重,其中受到刖刑的特别多,当时的热搜成语是“履贱踊贵”,踊是跳跃的意思,这里是“假肢”的借代字,因为假肢是现代语。

它的意思就是说,很多人被砍去了双脚,造成鞋子的价格低至冰点,而“踊”(假肢)的价格暴涨,以至于一踊难求。

看到这里,朋友们也许异口同声的发问:这样会造成劳动力的损失!我也是这样子想的,不过春秋时期的君王们胸有成竹,那些受到刖足之刑的人,通常被委派担任看守大门的职务,比如去守城市的城墙大门。你不能用现在的称呼去叫他们,因为他们那时的专用称呼是:“大伯”(是否是一种爵位)。

不过,每个人犯案的具体情况不同,有轻重之分,总不能“一视同仁”吧,古代的统治者是很有智慧的,他们视情节轻重给予分别对待:重者砍去双腿,轻者可以留下一支腿,称为“偏刖”,或者叫做“介”。《周易》有一卦,其中的一句爻辞为“介于石”,意思就是用“偏刖”留下的一支脚,立在石头上,就可以免去灾难。不管这句爻辞预言的可信度如何,有古文根底的学究居然把这句“介于石”用于自己的大名,可见古典文学功夫之深。

结束语

中国封建时代的酷刑可谓是花样翻新,层出不穷。最遗臭万年的就是“凌迟”犯人为首位,而明代的“活剐”宫女酷刑紧随其后,这是嘉靖皇帝被忍无可忍的十几名宫女差点勒死后的处死方式。还有著名的“车裂”、斩首、腰斩(如金圣叹)、剝皮、烹煮、抽腸、剖腹、鸩毒(如宋太宗之于李煜)……这些毒瘤都是寄生于封建社会时期的必然产物,这里一笔带过。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